0755-86520793 support@

科技巨头为何纷纷杀入石油行业?


近日,又一家全球科技巨擘——英特尔公司宣布,将联合知名油服企业——威德福(Weatherford),为油服业带来新动力。对此,威德福信息技术总监ColinTait 表示:“与英特尔等领先信息技术公司的合作使我们能够扩大现有油田技术的功能。通过利用云计算,高级分析和物联网的力量,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端到端的数字油田解决方案,在上游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获得更高的效率。”

这已经是第三起全球知名高科技或制造业企业“跨界”进入石油行业,联姻知名油服大公司的案例了。前两起分别是GE公司在去年10月底宣布收购全球第三大油服公司——贝克休斯公司(Baker Hughes,具体可查看清泉此前微文:GE收购贝克休斯的另类解读:预示着石油公司商业模式迎来又一次重大变革);以及今年8月,全球第二大油服公司哈里伯顿成功牵手“头牌高科技公司”微软,宣布共同致力于推动油气行业数字化转型。全球油服行业已经“风起云涌”,大变革、大颠覆的时代已经拉开序幕。

再看看国内,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以来,面临持续超低油价、低景气周期的“寒冬”,石油业在苦苦支撑,似有“退出江湖”的趋势。但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近几年却“逆势而上”,纷纷向三大石油央企抛出橄榄枝(应该是相互抛出),实现了在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O2O业务、非油品业务、大数据等方面的合作。

在很多人眼里,石油行业已经“明日黄花”了,那为何全球顶尖的高科技公司还要纷纷跨界,积极与石油公司、油服公司联姻,来趟石油这个浑水?难道真的能摸到“大鱼”?难道不怕不久便会被新能源、可再生能源所替代?清泉这里说道说道。

其一,50美元/桶上下的油价依然有利可图,经营管理得好还有大利可图,在石油行业全面放开和市场化的今天,嗅觉灵敏、灵活自由的高科技和互联网企业率先“抢滩登陆”石油行业不足为奇

50美元/桶的油价实际上是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相对温和中性的价格,而且如果能够在当前及今后数年保持这一水平的话,则全球石油市场实际上已经回到了一个相对稳定和“平衡”的状态。50美元/桶上下的油价确实是一个“喜闻乐见”的价格,生产商、供应商、消费者、资源国政府、石油公司、油服公司等利益相关者基本都能接受。既然有利可图,市场和产业的门槛又大大降低了,且高科技和互联网企业与传统石油企业有着极强的互补性,双方都得实惠、共同携手发财有什么不好呢。

其二,决定一种能源品种在江湖的“地位”,最根本的还是成本与价格,这个意义上讲,石油天然气,特别是天然气产业不是夕阳、而是“实实在在”的朝阳产业,深得顶尖企业青睐

一种能源,无论是传统能源还是新能源,其生命力、发展潜力和可持续能力到底取决于哪几个因素?首当其冲的是成本价格,在市场经济社会,没有价格(成本)优势,其他一切无从谈起,这也是石油虽遭受挑战和打击,但仍很稳健的主要原因。其次在于该种能源在利用过程中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试想,一种有安全隐患(比如易燃易爆却不可控制)的能源是很难想象得到普及的,同样,如果在利用过程中不稳定(比如光能、风能和潮汐能源受天气等客观因素影响较大,时断时续、时强时弱),其普及速度也不会很快。再次,环境友好程度,目前,人类对环境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一种能源,即便价格再便宜,但克服不了高污染的毛病,也是不能被持续、大规模使用的,煤炭从过去全球第一大能源降为老二甚至未来老三、老四的地位,原因正是如此。综合以上因素,石油天然气的消费成本相对低廉,特别是天然气产业,兼具低成本和绿色能源两大优势,是不折不扣的朝阳产业。因此,进军石油业,是GE、微软和“BAT”们,经过一番深入评估和考量后的理智决定。

其三,大数据、数字化、互联网+等,代表着开放、先进与科技创新的方向,让传统的、相对低调的石油企业有了深深的危机感,倒逼石油行业启动实质性转型和变革,主动吸引顶尖企业加盟

随着信息化和互联网广泛地深入人们的生活和全球每个角落,时代已经变了,传统石油行业也已经意识到,不改变只有死路一条。而重新重视或者更加重视科技创新是石油企业立足于这个时代的必由之路。比如,中石油集团公司,“十三五”之前的三大战略是“资源、市场和国际化”,2016年以来,已经调整为“创新、资源、市场、国际化”四大战略。实际上,全球石油业在历史上每次获得大发展和重生,最主要的驱动力就是技术创新。最近一次重大技术创新就是本世纪初北美页岩油气开发技术的普及,深深影响了全球油气供需格局乃至地缘政治态势。只不过,石油业的每次颠覆式创新基本是在地下、深海、生产车间这些人们难以感知的领域,这导致石油业在普通大众眼里是传统的、低调的,甚至是傲慢的。而石油企业主动拥抱大数据、数字化、互联网等,既是在重大危机和“寒冬”面前的自我救赎,也是石油企业习惯于创新的自然举动而已。

其四,放眼全球各行各业企业的经营与管理,石油公司的管理依然相对粗放,“海绵里还有大量水分”,挤一挤还是能够释放“管理红利”的

石油业系采掘业和制造业的混合,总体上呈现寡头垄断市场特征。石油公司基本上是在国际油价的“过山车”中上下穿行,油价基本上是每十年一个周期。高油价时期,石油公司赚得盆满钵满,缺乏提升经营管理水平的动力;低油价时期,石油公司手忙脚乱,忙着砍投资、降成本,也无暇顾及管理提升。长期以往,石油公司能拿得出手的、享誉全球企业和国际管理届的工具、方法和案例屈指可数。算来算去也就是壳牌公司的“情景规划”和BP公司的“学习型组织了。”整个石油业的管理水平在全球企业管理的“丛林”里,只是个小动物。因此,全球顶尖公司联姻石油业后,通过优化调整发展战略和全球组织架构、技术革新、流程再造以及人力资源革新等一系列整合手段,相信一定程度上可以释放管理的红利。

另外,油服公司虽是低油价、低景气“寒冬”传导的最后一环,但也是面临挑战和困难最大的,它们联姻高科技企业,率先转型和“救赎”是自然之举

其实,国际油价骤降后,最先感知“寒冷”的是油公司(投资和项目管理的主体),突出表现在收入和利润急剧下降;为应对低油价,油公司最普遍的应对办法就是所谓“优化调整投资和预算”,实际上就是砍投资、降成本。而对于油服公司而言,油公司的投资就是它们的合同收入和工作量。这个意义上,油服企业是石油产业链价值传导的最后一环,但也是最艰难的一环。此轮油价下跌后,油服企业作为专业性服务公司,其年度收入和利润平均降幅达到50%以上。当降成本和裁员不足以拯救自己时,唯一的办法也就是转型和联姻(兼并收购)了。相对而言,规模较大的油公司则可以通过综合一体化的产业链一定程度上对冲低油价风险。这也是为什么发生在油服企业身上的重大转型和重组显著多于油公司的原因。

总之,这一轮全球石油业大变革、大重组、大转型的时代才刚刚开始,与九十年代末上一轮石油业以内部“强强联合”的大重组、大兼并改革不同的是,这一轮的变革是“内外勾结”,打破石油业的“纯正血统”。结果到底怎样,让我们拭目以待吧!